美文小说
精品美文小说推荐

姒埠蒋小说在哪里可以看

悬疑小说盗墓:墓在天上,来找呀 的作者是茶菜香,主角是姒埠蒋。书中主要讲述了:这个疑似大墓的消息传出时,已经引起了本地以及周围盗墓界的关注,并且还在扩散中。在一个什么都没有,看起来就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地主坟中,居然出现了凶物和一枚上好的双鱼玉佩。这不得不让他们好奇不已,但是……

姒埠蒋小说在哪里可以看

《盗墓:墓在天上,来找呀》 免费试读

这个疑似大墓的消息传出时,已经引起了本地以及周围盗墓界的关注,并且还在扩散中。

在一个什么都没有,看起来就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地主坟中,居然出现了凶物和一枚上好的双鱼玉佩。

这不得不让他们好奇不已,但是李家已经在召集下斗高手,一些道上有点名气的土夫子都去了。

当然,真正的高手都暂时还在观望中,因为这个墓穴,根据消息而言,只是有一些凶物和一枚玉佩而言。

那些凶物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,虽然难缠,但并不是不能解决,光只是出现了一枚玉佩,不值得他们出手。

因为付出不对等。

“哎呦,唐爷,您也来了。”

在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进入的时候,在场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。

因为这位可不是寻常人,在整个中洲的盗墓界还是很有名气的。

更主要的是,他师承于摸金校尉,虽然据老者自己说,只是学了一点皮毛。

但凭借着这一点点皮毛,便让他在无数凶墓中无往不利,慢慢的也在盗墓界中开始闯出了名气,道上称呼他为唐爷。

在漫长的盗墓历史里,无数体系演变,里面最出名的是四个盗墓门派:摸金派、搬山派、卸岭派以及发丘派。

自古以来,墓,就是存在了,而有墓,就会有陪葬品,而有了陪葬品之类的钱财,便有了盗墓一行。

不过这些可以暂且不提,就从这些来说,也是可以侧面看出老者的厉害之处。

众人万万没想到只是一个不知什么情况的墓,李家居然能把这位给找来。

被叫做唐爷的老者微微点了点头。

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主位旁边的第一个位置上,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。

眸子中却有着一丝的不耐烦。

在场的所有土夫子在老人进来的时候就全部闭嘴。

静静等着主位上的李家少家主,这次盗墓活动的召集人开口。

李家少家主随意的扫了一眼表面笑着,眼底却不耐烦的老者,他的眼神闪过一丝危险。

李家上一代家主死在了某个大墓中,少家主上位,因为少家主年幼,根本不能服众。

所以这次召集下斗,一流高手除了不明确情况不来的原因,还有一个就是不把少家主放眼里。

盗墓界就是这样,不能服众,永远叫不了多少高手,毕竟人家用命拼搏,也是希望活着出来的。

少家主手有一下没一下摸着双鱼玉佩,仔细感受辨认着上面的双纹鱼玉佩。

看着迟迟不说话的李家少家主,众人也是一阵安静没有什么动作,只有那个唐爷慢悠悠的喝着茶。

那个墓穴,他们刚刚去见了下,同时心中也有了点谱,因为那个墓穴的规格实在太小。

这种墓顶天了也就是小墓头,墓穴的位置还不是什么上好的风水宝地,一般而言,这种墓,以他们来看,根本不会有什么好的东西。

但双鱼玉佩却出现了,还出现了大凶之物,这让整体出现了严重的违和感。

他们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这几年下的斗都白下了。

或者是那当双鱼玉佩的人说了谎。

“李家少家主,这双鱼玉佩的真假……”

一个壮实,满脸胡须的中年男人终于忍不住问道。

啪!

就在他刚开口的时候,一声脆响顿时响起。

“这个墓的位置基本已经确定了,今天休整一下,晚上出发,这玉佩是真的。”

虽然心中很疑惑,但是在李家少家主这话一说出来的刹那,所有人的眼睛都瞪的溜圆。

既然家中在中洲有无数当铺,从小鉴宝无数的李家少家主都已经如此笃定,那就证明这东西是真的无疑。

可是他们想不明白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么个野墓之中呢?

不过这双鱼玉佩是真的,那就有必要去一趟了!

因为据说这玉佩还是那三人随手捡到的。

这玉佩一看就是上好而稀有,居然是随手捡到的,这就说明这个斗,值得下去。

就在众人纷纷眼睛放光,谈论怎么下墓的时候,什么都不知道的姒埠蒋却在为一些事情发愁。

“怎么就没人来呢?是不是那群军官把墓穴重新埋好了?还是昨天自己下手把那三人吓傻了呀?”

他昨天给那大哥一枚玉佩除了是想赶人走好完成任务,还有就是存了心思,想让他们摇人来。

因为从他了解下系统,想要加速有魂点收入,就需要驱赶或者杀掉那些试图过来盗墓的人,而为了自己的豪华大墓葬。

他更是下了血本,花巨资买了一枚上好的双鱼玉佩送给了那三菜头,只要他们拿去倒卖换钱,必会问出处。

以他们那浑身是伤,还有玉佩的成色,他们用祖传绝对靠不住,根本瞒不住那些饿狼般的盗墓贼

而姒埠蒋的目的就是让那些贪心的盗墓贼进来。

好到时候一锅端了。

既为社会除害,还能挣钱让自己的地盘变大。

一举双赢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。

到了现在过去了好几天了,除了那天的三个菜头外,就再也没有人来了。

“难道是自己墓葬的位置太偏僻了?还是说那枚玉佩不吸引人啊?再不是那三个憨憨没拿去倒卖?不能吧?”

就在这时,姒埠蒋感觉到自己的墓前来了人,他感觉开启屏幕看去

只见自己原来那墓穴前,来了两个人,一男一女,那女的扶着那男的,男的浑身缠满了绑带。

他们一下子跪在地上,狠狠在地上磕了几个头,男的内疚的喃喃自语到

“这位爷,对不起,我们也是没有办法,我们不知道卖了那玉佩居然会招来了那么多人,本来我兄弟三不打算说爷墓里的情况,可他们拿着我们兄弟三的孩子做要挟,老二老三还被他们押着不准跑,我身上伤严重才没有被他们抓着偷偷来的,我们是逼不得已的,爷,我们在这里给爷道歉了,对不起。”

姒埠蒋这才恍然大悟,好嘛,他还说怎么那么久还没人来。

姒埠蒋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,说感谢这兄弟三不想透露这里的情形,咬牙硬撑了那么久?还是说他们不知趣好。

不过人总归回来就没什么了,摇来的经验虽迟但到,哈哈哈。

姒埠蒋看着那一男一女跪完后,就走了的身影,为等下就到来的魂点兴奋不已。

到了晚上,姒埠蒋墓前开始出现了人头攒动。

他们纷纷聚集在墓前,却个个没有什么动作。

“少家主和唐爷来了,让让,让让!”

就在这时,人群听到这话后,纷纷让开到两边,李家少家主和唐爷老者带着一群,站在了前面。

打量这个相貌平平,已经被重新埋好了,从外表看来,就感觉没有什么好货的墓穴。

要不是那两人说,确定是这里的话,他们这人平时根本都不会看一眼这种墓。

最后李家少家主单手一挥,道

“挖。”

一些人拿着铲子就开始挖了起来,因为土是被前几天军阀重新埋的,所以很快就挖好了。

墓穴的门一下子就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眼前,一个李家下人拿着一铲子泥土递给了少家主,李家少家主看了一眼,眉头却皱了起来。

他虽然不是自幼下斗,但是也自幼学习,更在三年前就跟随父亲下斗,

自然可以看出个中机缘,就这土质,虽然被人重新埋好了,但是从墓门材料看起来,这坟的存在年限最多几百年。

而且土不带血,说明没有血尸,怎么看都不像有大凶物。

且这墓门的材料一看只能是看出材料中等,按照这般来说,里面怎么可能有什么上好的东西。

但是里面出现的玉佩却是跟这座墓穴有着不可忽略的关系。

“难道是墓里设置使用了什么手段?”

李家少家主心中虽然不解,但是里面存在的东西是真的,还是先下去看看再说。

对跟着自己的众人说道

“你去让大家准备一下,多带点东西,虽然看着墓不起眼,但这里面情况不定,怕有什么危险。”

李家那个下人点了点头应声,便转身去后面安排起来。

李家少家主转身问起身边的唐爷

“唐爷,您看出了什么了吗?。”

唐爷听到这话后,眸子中闪过了一丝不耐,漫不经心的打量了两眼眼前的墓穴,慢悠悠开口道。

“行了,李家小子,这种墓穴都怕成这样,还对的起你父亲的教导吗?这种墓,顶多就是地主家的墓,没有多少值钱东西,而且这里不是什么风水宝地,说明当时埋葬的家人手里已经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陪葬了,可能你手里的双鱼玉佩已经是他们最好的东西了,要不是我当年欠了你父亲一个人情,我来都不会来,这一趟,不值得。”

说完,就率先朝墓门走去,而李家少家主听着这话,藏在袖里的双手狠狠的握成了拳头,眼底一闪而过的阴霾。

他心里狠狠咬牙,所谓人走茶凉,他能理解,可是他父亲走了才没半年,以前在中洲盗墓界一挥手就百应的情况却再也没有了。

以前就算李家召集人手,下的斗没有什么好东西,都不会有人敢这样在李家人面前说过半句话。

谁知道,现在却是这般情景,堂堂中洲盗墓界李家想下斗,召集的人都只是一些二流不说,就是这位唐爷。

他在中洲盗墓界也就顶多是一流的末流而已,却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,让他来,却还说什么只是还当年他父亲的救命之恩。

当年他父亲救了他何止一回两回?还每次都是他扒着父亲要跟过去的,还硬要一个人独占一分好处。

真的是可恶至极。

但是没有办法,李家已经是这种情形了,这次好不容易有了疑似大墓出现的消息。

就算现在希望不大,但他也需要拼一把,因为这次成功了,那么李家就可以再次在盗墓界扬名,不再岌岌可危。

失败了,也就那样而已。

但这个墓,其实也应该确定如那唐爷所言,没有什么好货。

看起来也不大,估计他们全部人刚下去就要上来,因为里面可能颗粒无收。

李家少家主咬着牙,对进来报告说已经准备好了的下人道

“你们在这里等着,看着周围。”

“是,少爷。”

然后李家少家主跟老者一行人已经到了姒埠蒋的墓门门口。

一直都在观察外面动静的姒埠蒋看到终于有人来了顿时一乐了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不枉他等了那么久,魂点可算是来了。

小说《盗墓:墓在天上,来找呀》试读结束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