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小说
精品美文小说推荐

半夜走尸薛小雅经理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

如果你喜欢看小说,一定不要错过一方诸侯的一本书《半夜走尸》,主角是薛小雅经理。主要讲述了:“这女孩好像叫薛小雅,还有印象啊?”老陈边点烟,边随口问。虽然我知道那天出车祸死的其实是薛小雅的姐姐,可听他说出“薛小雅”三个字,还是浑身一怔。“你记错了吧?死的是薛小雅的姐姐!”我赶紧解释。“没错啊…

半夜走尸薛小雅经理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

《半夜走尸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12章

“这女孩好像叫薛小雅,还有印象啊?”老陈边点烟,边随口问。

虽然我知道那天出车祸死的其实是薛小雅的姐姐,可听他说出“薛小雅”三个字,还是浑身一怔。

“你记错了吧?死的是薛小雅的姐姐!”我赶紧解释。

“没错啊!我看过存尸记录薄,就是薛小雅!”

他回的也斩钉截铁。

“这……这不可能啊!”一冲动,我差点把薛小雅中午刚同意当我女朋友的事说出来。

又一想,我他娘的在这里和老陈较什么真啊!

“好吧!我……我去个厕所啊!”

说完,也不等老陈回应,狂奔到了太平间。

焚尸房和太平间之间有条专门的通道,为了运送尸体方便,我们私下称其为“黑色通道”。

沿着“黑色通道”一口气跑到太平间门前,“啪啪啪”,直接拍响了魏大柱的值班室兼宿舍的门。

魏大柱也不吭声,披着上衣来开了门。

“是你?干啥啊!”

“想问问今天少了具尸体的事!”我开门见山地说。

“跟我来吧!”没想到魏大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并未多问。

打开太平间门,一股凉风扑面而来,作为接尸人,对太平间再熟悉不过了。

进门后,我直奔存尸记录薄前。

没等魏大柱开口,我一眼看到了那晚接来的那具尸体的信息,当看到“薛小雅”三个字后,整个大脑皮层仿佛遭受了轰炸。

“魏叔,少的是这具?”

魏大柱面无表情:“对!”

我又是浑身如同过了电,忙反问:“好好的尸体明明就放在太平间,怎么会不见了呢?”

魏大柱依旧惜字如金:“不知道!”

这下我直接急眼了,嗓门也忍不住提高:“好好的,怎么会少了具尸体呢!这不可能啊!”

“在太平间里,发生啥事都有可能!”随之魏大柱指了指门口,让我赶紧离开。

知道眼前的老头不是凡人,我不敢和他争执,只好忍住满心的震惊和疑惑,返回到了焚尸房。

我迫不及待想问问薛小雅,这到底咋回事,是不是当时存放尸体时,登记错了信息。

好不容易熬到天亮,刚迈出焚尸房,我便迫不及待地给薛小雅打电话,谁知拨出去后,却听到了“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”的回应。

空号?

打电话不行就用微信,

让我疑惑的是,翻了好几遍,竟没找到薛小雅的微信。

这不对啊!昨天她还用微信约我吃饭,咋就找不到了呢!

这时候我才想起来,和她见面这两次,都是在饭店内,我连她住哪都不知道。

越联系不上她,越着急,急得我如同热锅上的蚂蚁。

对了!她说自己是薛家村的,在县城的澳亚纺织厂上班。

干脆,我直接去澳亚纺织厂找她。

出门打车,直奔澳亚纺织厂。

在厂大门口被门卫拦住了。

“你找什么人呐!”听我要找人,他上下打量了我一遍。

“我女朋友薛小雅!”毕竟也算在社会上混了三个月,这点经验还是有的,说话的同时我赶紧掏出香烟递上。

门卫老头接过烟,瞅了一下香烟牌子,态度明显好转。

“那行!我给人事经理打个电话啊!”

扣掉电话后,门卫老头明显不如刚才客气了。

“经理说没这个人啊!”

“没这个人?不可能吧!她刚上班也就半年,是不是厂里人太多,经理记不全呐!”

门卫有点为难地挠了挠头:“那个——马经理说马上过来,要么你再问问他吧!”

知道和一个门卫叽歪没用,我只好杵在一边等着。

果然,不到三分钟,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眼镜男走了过来,看着四五十岁的样子。

眼镜男走到我身前,看我的眼神极不友善。

“是你找人啊?”

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我笑着再次抽出一根烟递过去。

马经理摆摆手,没接。

“我想找一下我女朋友薛小雅!”

为了让他印象深刻,说最后“薛小雅”这三个字时,我故意放慢语速。

“你说找谁?”明显看得出听我说完,马经理浑身一颤。

“薛小雅啊!”我再次重复了一遍。

这次马经理的脸上露出了怒意。

“兄弟,你是来找茬的吧?”

我以为他把我当成了来厂里泡小姑娘的混混了,赶紧先赔笑再解释。

“经理,我真是薛小雅的男朋友,她……她手机坏了,联系不上,我找她有急事!”

马经理正当了一下眼镜,重新打量了我一遍。

“兄弟,看着你也不像开玩笑啊!可是……可是我们厂真没有叫薛小雅的职工!”

我火气已经上来了,只得强行压住。

“不可能啊!他刚上班不久,或许经理你太忙,没记全新职工名字呢!不信,你再问问其他同事,或者问问单位会计也行啊?”

或许是见我一再纠缠,马经理直接喊来了身后不远处的两个保安。

“我说兄弟,你是飞羽纺织厂雇的吧?回去告诉姓郑的,我们不吃这一套!”

两个保安凶神恶煞般地拖着我胳膊,往外扯。

一直压着的火气瞬间如喷发的火山,我先是甩开拖我左胳膊的保安,从口袋里掏出工作牌。

“放什么屁!我是县殡仪馆的职工,就来找个人,咋还把我当坏人啦?”

马经理看了我手里的工作牌一眼,皱着眉头摆了摆手,俩保安松开了我。

“你真不是飞羽纺织厂雇来捣乱的?”

“不是!”我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哼道。

马经理立刻换了一副嘴脸,笑呵呵地向我道勤:“真是不好意思啊!昨天刚轰走几个捣乱的——不过我们厂真没兄弟要找的人啊!”

看他表情不像撒谎,再说看着这家纺织厂规模也不大,作为人事部门经理,不可能想不起一个上班半年职工的名字。

难道我记错了或者薛小雅根本没和我说实话?

见我发愣,马经理朝我走了半步,上身稍朝我倾斜了点,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,压低声音:“兄弟,以前我们厂的确有个叫薛小雅的纺织工,不过……不过早就不干了。”

“奥?以前是多久以前?”我赶紧问。

“有八九年了吧!”

我心里刚燃起的一丝希望被瞬间浇灭,这么久时间了,肯定是同名同姓。

“怎么不干了呢?”我心里已经放弃了,随口问了一句。

“出了意外,死了!挺可惜的,才二十出头,还长得细皮嫩肉的。”

1 2 3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