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小说
精品美文小说推荐

三叔朱光庆白老爷张跃才小说《走偏门》在线阅读

悬疑类型的小说《走偏门》又名最后一个捞偏传人推荐各位书友一读,这本书的作者是李二不哈,主角是三叔朱光庆白老爷张跃才。书中主要讲述了:这一晚,白老爷带着三叔来到了一家狗肉馆,吃狗肉煲。朱光庆和好几个人,早就在这里等着,狗肉煲已经煮得直冒热气,香喷喷的。朱光庆和其他几个人见白老爷带着我三叔回来了,便立即迎上去,“师父,回来了!狗肉已经……

三叔朱光庆白老爷张跃才小说《走偏门》在线阅读

《走偏门》第5章 骗术与心理学 免费试读

这一晚,白老爷带着三叔来到了一家狗肉馆,吃狗肉煲。

朱光庆和好几个人,早就在这里等着,狗肉煲已经煮得直冒热气,香喷喷的。

朱光庆和其他几个人见白老爷带着我三叔回来了,便立即迎上去,“师父,回来了!狗肉已经煮好,赶紧吃,热热身子!”

白老爷坐到上首,笑呵呵的,开始吃起狗肉来。

一边吃一边吩咐朱光庆,将身份证还回给我三叔。

朱光庆还了三叔的身份证,却没还我三叔那四块九毛钱,这让三叔心里有点不喜,不过却没说什么,毕竟刚加入这个团体,当着白老爷的面,说这样的话,确实不好。而且三叔嘴笨,也不知道怎么开口,毕竟朱光庆是他老乡,还是带他进入偏门的带路人。

在馆子里的人,除了白老爷和朱光庆之外,还有三个人。

一个是中年男子,国字脸,胡渣很粗,眼眶很凹,短寸头发,面容棱角分明,虎背熊腰的,很是壮实。这人名叫胡长征,四十来岁,这两年才开始加入白老爷的团队捞偏。

一个是年轻人,和三叔年纪差不多,也就二十岁出头,留着中分齐眉头发,两边剪得很齐,额前头发微微卷,眼神痞里痞气的。很俊,很帅。这人名叫张跃才,别看年纪小,但却比胡长征和朱光庆都要早加入白老爷的团队,他跟着白老爷走偏门,已经有十年之久,算是这个团队资历最老的一个人。

第三个是个年轻姑娘,身上穿着红色梅花棉袄,裹得严严实实的,就像是这一年刚刚上映的《骆驼祥子》里面的女主角虎妞的造型,不过她没虎妞胖,她很瘦,瓜子脸,长头发盘在后脑勺扎起来,清秀的脸,很是好看。这女生名叫刘秋菊,只比三叔早半年加入这个偏门团队,她是韶关市本地人,至于好好的一个小姑娘,为什么要来走偏门,三叔当时还不知道情况。

不过三叔却知道,刘秋菊是他这一辈子见过的,最漂亮的姑娘,就算至今时间过去了三十多年,三叔依旧觉得,她是最漂亮的。

那时候的三叔才二十岁,情窦初开,刚见到刘秋菊就被迷住,也是人之常情的事情,不过也正是因为对刘秋菊产生了好感,导致后来他在这个团队中,发生了很多摩擦,很多不愉快的事情。

胡长征,张跃才,刘秋菊,再加上三叔和朱光庆,就算是白老爷走偏门的所有成员了。

团队不大,但也不算小。

捞偏的不像黑社会,不需要太多的人。太多的人,反而容易暴露。只需要几个人之间默契配合,心有灵犀,就能够出效果,赚大钱。

白老爷一边吃着狗肉煲,一边让三叔向大家自我介绍,三叔操着带有浓郁的家乡客家话的口音,用蹩脚的普通话向大家介绍:“大家好,我叫朱玉袁,朱就是朱元璋的朱,玉,玉器的玉,袁是袁世凯的袁。大家多多关照。”

胡长征见我三叔站着像条木薯那样,说话呆头呆脑的,不由不喜,道:

“白师父,这种老实人也来捞偏?是不是要害死大家?”

张跃才也说:“这种人就应该去当公务员,当警察,或者回家种地,来我们这一行瞎折腾什么?”

三叔听了这话,脸上早已火辣辣,一片通红,很是羞愧。他确实是老实人,刚从山里出来,什么都不懂。

胡长征和张跃才的话,让朱光庆很没面子,毕竟人是朱光庆带过来的,不过他也只能憋红了脸,什么都不说,因为胡长征和张跃才说的话是对的,三叔这人,实在是太呆了,真不适合捞偏门。

倒是对面的刘秋菊替我三叔说话了:

“我刚进来的时候,不也这样呆头呆脑的?现在不也和大家一起混得好好的?”

“要我说,这个团队,就应该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角色,师父,您说对不对?”

三叔看向刘秋菊,对她感激不已,同时心中对她的好感,又增添了几分。

白老爷笑呵呵,道:“还是秋菊懂我的心。”

然后娓娓道来:“你们记住了,一个团队里面,每一个人的角色定位都不一样,要是玉袁这小子的角色定位和你们一样,我也不会要他。”

“你,胡长征,最擅长什么?最擅长武力,矛盾冲突,不得已要动武的时候,就你来解决。而你张跃才,最擅长的就是偷,各种偷术,偷于无形无影之中,深得我白老头的真传,也算没白跟我十几年之久。”

“至于你朱光庆,你最擅长的是演,什么角色,都能驾驭,在骗局之中,你的角色极其重要。”

“而秋菊你,最擅长的,就是美色,很多时候,美色能让人放松警惕,你是我们团队中,突破难关,攻坚取寨,赢得胜利的一个重要关节点。”

“而玉袁,我决定让他加入我们团队,你们知道为什么吗?”

白老爷扫视一眼周围众人,胡长征和张跃才都满脸疑惑。

秋菊也不甚了解。就连朱光庆,也不太明白,他也觉得,其实三叔这性格,真不太适合走偏门。

白老爷见大家不回答,便又问:“我们这个团队,最缺少的是什么,你们知道吗?”

大家依旧不明白。

白老爷回道:“最缺少的是‘真’!”

“而玉袁这小子,能给我们团队带来‘真’!因为他的真,他的老实,他的单纯,到时候行骗起来,也会让人更加相信我们!这就是玉袁能给我们团队带来的东西!”

大家听了,似懂非懂,不过听白老爷说的话,终究不会错。

毕竟白老爷还在文化运动的时候,就开始捞偏,至今已经十几二十年,算是老手中的老手。

跟着他混,总不会错。

白老爷又对大家说:

“我们捞偏门的,五花八门,坑、蒙、拐、骗、偷、抢、盗,做这七类的,都算是捞偏。但捞偏也有高低贵贱之分,北派捞偏很直接,很粗鲁,不是偷就是抢,不是抢就是盗,而南派捞偏,讲究技术,讲究的是别人主动送钱给我们,还是要送得心安理得的那种。所以比较崇尚坑和骗,特别是骗,在我们南派偏门中,地位最高,也最多人做。”

“而我们这个团队,要做的,也是骗。当然,偶尔看到肥肉,去偷,去坑,去蒙,也并不是不可以的。”

“不过,抢,是我们这个团队明令禁止的,记住了,谁要去抢劫,那我白老头,将会以门规对他进行处理,轻则断手断脚,重则会要了你们的性命,知道了吗?”

众人听了这话,都纷纷点头,表示明白。

其实这些话,白老爷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次,这一次最主要是说给我三叔听的。

白老爷又说:“从明天开始,我们就分工配合,先在韶关市捞点油水,等过完年,便开始北上。一路走上去,每到一个地方,就刮一层油水,刮完就走,事了拂衣去,片叶不沾衣,这才能保证我们这个捞偏团队,不出任何意外。”

“对了,见到条子,大家千万别乱来,这是最重要的一条规矩!还有就是,要是被条子抓了,不能爆其他人出来。自己学艺不精,锅得自己背!要是让老头子我知道,谁敢在局子里面爆同门师兄弟的料,那就别怪我白老头下手无情了,你们的家人在哪里,我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。”

大家听了这话,都纷纷面露严肃,回道:“知道了,师父!”

三叔也忙说知道,心里却是五味陈杂,没想到这一行,还有这么多规矩,而且,貌似还蛮危险的。

正思索着,白老爷对三叔说道:“玉袁,从明天开始,我跟着他们去走走场子,你先不用参与进去,好好观察他们是怎么干活的就好,等你熟手了,再亲自上手。”

三叔点了点头,“知道了,师父!”

白老爷又问:“你认识字不?”

三叔回道:“读完了小学,一般的字还是认得的。”

白老爷点点头,很是满意,说道:“那行,那师父送你一本书,你一定要好好看,这本书对你今后,肯定会有很大的帮助。”

三叔正疑惑着,师父要送他什么书,就见到白老爷将一本皱巴巴的书送给三叔,书上面写着几个字:《情绪与行为与心理学》。

白老爷将书送给三叔,感慨道:

“想当年我在韶大教书,刚好遇上那场风波,拼死才将几本书保留下来,这些年来迫于生计,东奔西走,留下来的书不多了,其实骗术就是一种心理战术,好好研究这本书,对你的将来绝对有莫大的好处。”

三叔听了这话,很是惊讶,他惊讶于白老爷竟然会送他这样一本书,更惊讶于白老爷曾经竟然是老师,而且还是韶大的老师!

这可是一个文化人啊,怎么就会落到走偏门的境地呢?

这其中,恐怕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辛酸故事。

……

小说《走偏门》第5章 骗术与心理学试读结束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