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小说
精品美文小说推荐

完整版《开局诡秘天赋,焚尸就能变强》txt下载

小说开局诡秘天赋,焚尸就能变强又名我靠焚尸超凡入圣是由夜天南所著,主角是秦河徐长寿。书中主要讲述了:六号也死了。加上九号,焚尸所昨晚一下死了两个焚尸匠。九号死的时候发出了惨叫,所以马上被发现。六号死的却是无声无息,直到打开房门才发现的他无头尸身倒在地上,血流了一地。本应该化为灰烬的变尸破开房顶逃遁,……

完整版《开局诡秘天赋,焚尸就能变强》txt下载

《开局诡秘天赋,焚尸就能变强》 免费试读

六号也死了。

加上九号,焚尸所昨晚一下死了两个焚尸匠。

九号死的时候发出了惨叫,所以马上被发现。

六号死的却是无声无息,直到打开房门才发现的他无头尸身倒在地上,血流了一地。

本应该化为灰烬的变尸破开房顶逃遁,不知去向,连着六号的头颅也不见了。

幸存的十六个焚尸匠烟熏火燎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,害怕、庆幸或者其它的。

也没有人说话,焚尸匠就是一份拿命换馒头吃的贱业,地位和处境连城里的夜香夫都不如,绝大多数都是流民出身。

流民见过最多的,就是尸体。

早已麻木。

没过多久,三个身穿飞鱼服的厂差来到六号焚尸房,追踪逃遁的变尸。

但这已经和秦河这些焚尸匠没有丝毫关系了。

逃遁的变尸无论抓没抓住,都不会再回这焚尸所。

包括九号房被值班官差擒住的变尸,也会送到别的地方进行处理。

焚尸匠们排着队交了骨灰,每人领了十五文铜钱,这是一天的饭钱。

骨灰有主的,家人领走,无主的,倒进运河。

书生的身份除了秦河无人知晓,自然不会有人领,秦河想了想,对值班官差道:“官爷,这桶骨灰能否交给小的处理。”

徐长寿奇怪的看了秦河一眼,不耐烦的挥挥手算是同意了。

他没心思去管秦河要这桶无用的骨灰干什么,反正是无主的,心头正烦闷。

昨夜死了两个焚尸匠,跑了一具变尸。

焚尸匠死了可以再招,可那变尸要是惹出什么大乱子,焚尸所这边肯定要吃挂落。

半年前就跑过一具变尸,第二天晚上袭击了一支商队,整支商队十三人无一生还。若是普通行商也就算了,偏偏被袭击的是魏王的商队。

魏王是谁,大黎当今的九千岁,宫闱朝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是皇儿爷的最倚重的左膀右臂。

魏王有多生气没人知道,反正一板子打下来,东城兵马司从上到下被撸了一半,当值的四个官差被丢进诏狱,再没了消息。

自己能进焚尸所谋这份公差,还是那事出的缺。

哪曾想才半年,相同的事就出在自己值班的当口上。

“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儿啊。”徐长寿暗暗祈祷。

……

秦河提着书生的骨灰一路朝城外走,来到一处偏僻所在,挖坑把骨灰埋了。

剥了一根树枝当墓碑,刻上字:陇川书生刘承基之墓。

既然是溺死在水里,骨灰就别再入水了。

潦潦草草,堂堂县令之子就这样葬下了。

一同埋葬的还有他的满腹经纶,他的爱恨情仇,他的金榜题名。

世间少了一个人,但又好像,什么也没少。

……

重新回到焚尸所附近,太阳已经升起。

沉寂了一夜的漕运码头热闹起来。

大运河从天边蜿蜒而至,连着大黎朝的心脏和南方的富庶的鱼米之地,满载着粮食、兵饷、税赋、丝绸、棉花、瓷器、煤炭、木料还有数不尽的客货北上,支撑着大黎朝对北方摇摇欲坠的统治。

脚行力夫如蚂蚁搬家一般将一件件货物卸船装船。

他们喊着口令,踩着上下弹跳的桥木,货物压弯了腰却依然健步如飞,如履平地。

岸上无数客商讨价还价,人声鼎沸,好生热闹。

一群流民涌到脚行外等待挑选,想卖一把力气换口吃的,脚行小把头捂着鼻子,满脸厌弃,指着旁边两百斤的大石锁道:“把石锁举起来就可以留下,举不起来的赶紧走。”

流民看了看石锁,纷纷摇头,骨瘦如柴的他们,哪里有力气举那两百斤的石锁。

有人不依不饶,立刻便招来一顿毒打,小把头背后可是站着四五个脚行的打手。

流民见状,只得纷纷离去。

“一帮柴火,没一个顶事的,呸。”小把头唾了一口,转身正要走,一个声音响起:“我试试。”

转过身,只见一个二十岁左右,穿着粗布麻衣的青年不知何时站在了石锁旁边,弯下腰“嚯”的一声,便将石锁举过了头顶。

小把头眼前一亮,终于来了个顶事的。

昨天卸货翻了一根桥木,死了两个力夫,正缺人手。

“还不错,留下吧。”

“工钱多少?”青年问。

“一天五文,早上稀的,晌午干的。”

“太少,不干。”

“还嫌少,也不去打听打听,一天两顿还有五文工钱的,除了我三通脚行还有谁?你想要多少?”

“十五文。”

青年咧嘴一笑,不等一脸错愕的小把头反应过来,扔下石锁一溜烟跑了。

气的小把头在后面跳脚大骂。

……

秦河对自己的变化很满意。

若是以前有这份力气,也不至于成了一名焚尸匠。

不过现在,就是给一个官老爷做他都不会挪地方了。

十五文钱全部花光,从早市摊带回去了八个杂面馒头,两个烧饼。

至于味道就甭提了,杂面馒头又黑又硬,里面竟是些麦麸、谷皮、树皮草根之类的,味道发苦,烧饼也差不多,只不过加了点盐。

但好在,能吃饱。

回到焚尸房睡了一天,晚上吃完剩下的馒头,“当”的一声锣响,值班官差分配完尸体,关门上锁,焚尸匠们一天的工作开始了。

分给秦河的是一具横死的尸体,心口被捅了个对穿,胳膊被砍断了,浑身烂泥。

胸口有三个烫字:三江帮

看样子,应该是漕帮的一名打手,死后不知是生了怨还是执念,从土里爬出来了。

大运河是天下钱粮货物的黄金水道,整个大黎朝都盯着漕运带来的财利,结党结派、吏社横行,各自有各的爪牙和势力。

脚行、漕帮、车马帮、牙行各自划地为王,打架斗殴那是家常便饭。

最开始往往是你瞅啥,瞅你咋地,然后开始比划,逐步升级,最后变成两个帮派集体互殴,官府的衙役要么不来,来了也是混在人堆里看戏,保不齐还能从兜里掏出一把瓜子来。

哎哟,这一刀牛逼!

唉唉唉,踢下面可不是爷们啊!

那个谁,你用力啊!

如此种种,等过足了眼瘾,他们再去收个尸,事儿就算完,过两天接着来。

检查了一下没别的问题,秦河披上麻衣,戴上孝布,又弄来清水,开始洗尸。

焚尸匠有焚尸匠的规矩,焚尸之前必须披麻戴孝,将尸体清理干净,若是残缺,还得找东西补上,告一声:爷行去路不用愁,往生极乐富贵有,三火净身您莫怪,免得虫儿把您害,小匠披麻又戴布,为您更衣好上路,三清台上您躺好,莫让时辰过了卯。

话的意思就是我都披麻戴孝给您净身了,行行好别害我,害我你就误了投胎的时辰,极乐往生就没了。

有用没用不知道,反正就是这么个规矩。

秦河先把尸体洗干净,又用针线把尸体前后两个窟窿和手臂缝上,穿戴整齐后,将尸体转移到焚尸炉。

火油引燃煤堆,再鼓进空气,很快便熊熊燃烧起来。

刺鼻的硫磺味夹杂着尸臭,很难闻。

小说《开局诡秘天赋,焚尸就能变强》试读结束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