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小说
精品美文小说推荐

萧夜花诗情小说《SCP基金会:我成了至高神祇》在线阅读

经典小说SCP基金会:我成了至高神祇 是网络作者豆腐阿呆的代表作,主角是萧夜花诗情。书中主要讲述了:D-2019祭出这张丑陋的照片,就是要让萧夜成为羞涩的人攻击的目标。用一个可怕的异常,去对付另一个危险的异常。这个方案,妙不妙?SCP基金会不知道怎么对付萧夜,但对于怎么控制羞涩的人,还是有经验的。把……

萧夜花诗情小说《SCP基金会:我成了至高神祇》在线阅读

《SCP基金会:我成了至高神祇》 免费试读

D-2019祭出这张丑陋的照片,就是要让萧夜成为羞涩的人攻击的目标。

用一个可怕的异常,去对付另一个危险的异常。

这个方案,妙不妙?

SCP基金会不知道怎么对付萧夜,但对于怎么控制羞涩的人,还是有经验的。

把羞涩的人放出来,干掉萧夜,消除威胁,然后把羞涩的人带回收容隔间。

计划,多么完美!

一道幽怨的哭泣声,混杂着凄厉的尖叫声,从远处隐隐传来。

回荡在萧夜所处的房间之中……

羞涩的人大声地哭泣和哀嚎,听得人心里发毛。

D-2019不敢睁开眼睛,生怕一睁眼,就看到羞涩的人那张瘆人的脸。

“恶魔右手,你激怒了羞涩的人,他马上就要过来杀你了!”

“SCP-096的力量,恐怖至极!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!”

“你还不逃吗?哈哈哈……”

D-2019阴险地笑着,实际上内心慌得一批。

他是在激将萧夜,盼着萧夜赶紧离开这个房间。

要打也去外面打啊!

要不然,羞涩的人赶到这里,跟萧夜在房间里大打出手,势必要殃及到自己啊!

一不小心被误伤了怎么办?

万一直接挨上一拳,就揍成肉饼了。

萧夜看着D-2019缩在墙角,点头说道:“羞涩的人这么厉害?那我就撤了!”

“出门右拐不送!”

D-2019依然紧闭双眼。

他感到房间里安静下来了,想来萧夜已经出门了。

D-2020早就没了声息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。

不一会儿,远处的哭泣尖叫声也停止了。

房间里应该安全了。

D-2019长长地吁了一口气,睁开了双眼。

一张奇丑无比的大头照,一瞬间映入眼帘。

萧夜安安静静地坐在钢椅上,很有耐心地拿着羞涩的人的照片,放在D-2019眼前。

就等D-2019睁眼了!

“你终于醒了?”萧夜对着D-2019,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“我……擦!”

D-2019的冷汗,刷刷刷就下来了!

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。

这恶魔右手,不按套路出牌啊!

这下,D-2019被萧夜拉下了水,也成了羞涩的人攻击的目标了。

“嗷——”

门口,突然响起了巨大的嚎叫声。

D-2019转过头看去,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人。

身材十分高大,两米都不止,而且四肢奇长。

浑身上下,苍白无毛,瘦得只剩一副骨架。

然后,他看到那个人一脸愤怒,苍白的眼眸里爆出凶光。

“完了!”

D-2019一下子瘫了。

“检测到异常:羞涩的人!可以收容!”

小女娃稚嫩的声音在萧夜识海中响起。

羞涩的人张开血盆大口,嘶吼一声,弓着后背,伛偻着腰,瞬间弹地而起。

一步跳到了D-2019身前。

两只大手,狠狠地抓住D-2019的双肩。

往两边一扯,直接将D-2019撕成了两半。

干脆利落!

干掉D-2019之后,羞涩的人毫不停滞,扭身扑向站在一旁的萧夜。

萧夜立马搬起钢椅,将钢椅挡在自己和羞涩的人之间。

羞涩的人抓住钢椅,开始疯狂撕扯。

钢椅一下子四分五裂,一片片掉落在地上。

很快,萧夜和羞涩的人之间,再也没有了阻隔之物。

但这,正是萧夜想要的结果。

他的左手,原本还被固定在钢椅扶手上的钢圈里,脱不出来。

正是要借助羞涩的人的力量,将钢椅摧毁,成功脱困。

羞涩的人故伎重施,一把抓住了萧夜的肩膀。

将萧夜提到了半空!

但是,萧夜却没有他预想中的那样一分为二。

在大力撕扯之下,竟是纹丝不动。

反而,羞涩的人双肩处,出现了两道深深的指印。

萧夜动用着该隐的神级反伤能力,不慌不忙地解开右手缠绕的纱布。

羞涩的人越用力撕扯萧夜,他感到自己的肩膀越是疼痛。

直至,感觉自己要被撕裂开了!

羞涩的人不由得减小了双手的力道,仰着头,看着萧夜,眼神里充满了无比的疑惑。

而此时,萧夜右手的纱布也全部解开了。

摊开手掌。

只见,掌心之中,有一片叶子形状的印记,显出鲜红的色彩。

乍一看,红色的叶片,就像长在手上的两瓣红唇。

这里,便是纳灵空间的入口。

萧夜抬起手掌,照着羞涩的人苍白的脸颊,“啪”地就是一个耳光。

手心泛起一道红光,将羞涩的人完全笼罩。

在令人晕眩的红光中,羞涩的人以一种诡异的身姿,被吸进了萧夜的手掌心。

先是脑袋,再是肩膀,然后是整个身躯,直到,两只大脚彻底消失。

红光也就此消散,一切恢复如常。

原本被羞涩的人踢到凌空的萧夜,也落回了地面。

“成功收容羞涩的人。”

“超自然能力分析中……”

“能力名称:别看!要脸!”

“能力描述:当脸部感应到视线后,即刻锁定目标,并进入暴走状态,巨幅提升攻击力,几乎可以破开一切防御。”

“以上能力可以通过祭献方式获得。”

小女娃勤勤恳恳地分析道。

“等等,获得了这项能力,我不会也跟羞涩的人一样,只要别人看了我的脸,我就抑制不住地暴起杀人吧?”

萧夜表达了一丝担忧。

他又不是羞涩的人那样的丑八怪,无需自卑到不让人看脸的地步吧?

如果一被人看脸就失控暴走,那以后还怎么生活?

这样的能力,压根不是提升实力,而是戴上了沉重的枷锁。

不要也罢!

“主人不必担心!”

“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!”

“通过祭献获得的能力,都是进行了过滤改良的。”

“‘别看!要脸!’能力,主人可以随心所欲,主动施展,而不会陷入疯狂失控的状态。”

小女娃解释道。

“那我施展能力之后,也不会像羞涩的人那样,先哭哭啼啼个一分钟吧?”萧夜继续问道。

“当然不会,那些都是糟粕!纳灵空间不会坑害主人,祭献只会将异常能力提炼到最佳状态。”

小女娃打消了萧夜的各种疑虑。

“那还差不多!纳灵空间对我最好了!”萧夜夸赞道,“那就,开始祭献羞涩的人!”

……

纳灵空间,海岛之上。

该隐还仰躺在草地上看天。

羞涩的人突然从天而降。

张牙舞爪的,摔在了该隐旁边。

该隐正迷茫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个奇怪的空间,这下突然又来了个新人,赶紧起身,热情地将羞涩的人搀扶起来。

“这位老兄,你怎么……这么丑?”

该隐本来是想问“你怎么进来的”,结果一看到羞涩的人那张脸,嘴就瓢了。

两人面面相觑。

“啊——你瞅啥!”羞涩的人突然暴怒,张大嘴巴,大吼大叫起来。

“瞅你咋地!”该隐本来热心地跑过来搀扶,结果羞涩的人凶巴巴的,也有些来气了。

“啊——呜呜呜……”羞涩的人一屁股坐在草地上,双手掩面,哭了起来。

该隐哪里知道,这是羞涩的人暴走前的征兆,在一旁无奈地摇摇头:“怎么还哭上了?跟个娘们似的。”

突然,碧海蓝天之上,打下一道金光。

堪堪照射在羞涩的人身上,跟舞台灯光似的。

羞涩的人竟是不由自主的,从坐姿,一下子变成了跪拜!

无比崇敬的姿势!

“怎么?你也跪了?!”该隐在一旁惊呼。

这突如其来的跪拜,该隐也亲身经历过啊!

也是天空飘来一道光,整个人沐浴在金光之中,然后身体便不受控制地跪拜下去。

紧接着,会有一种轻飘飘、晕乎乎的感觉。

到最后,差点以为自己要灵魂出窍了。

金光就在这个时候消失了,身体也恢复了行动力。

整个过程,也不过是五六秒钟的时间。

也不知道这道金光,是什么来头。

果然,照在羞涩的人身上的金光,也很快消失了。

羞涩的人重新坐了下来,继续痛哭流涕。

“老兄,还哭……”该隐简直无语了。

“叫你看我的脸!”羞涩的人突然抬头,暴起,飞身扑向该隐。

两个人在草地上扭打成一团,骨碌碌不停翻滚。

沿着海岛的坡度往大海边滚去。

直到碰上了海边一块巨大的礁石,才停了下来。

羞涩的人抱着光秃秃的脑袋,仰天长啸:“我开始怀疑人生了!”

刚才打萧夜,打不动。

现在打该隐,还是打不动。

一连碰上两个打不动的人,这对所向披靡的羞涩的人来说,实在是太费解了。

“这么巧,我也正在怀疑人生啊!”

该隐举双手赞同羞涩的人,他从草地上抓了一把青草,细细揉搓。

“老兄,你知道吗?我有一种能力,凡是我身边的植物,都会迅速枯萎,化为飞灰。”

“可是,我都在草地上躺了多久了,这些青草,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!”

“我的植物湮灭能力,在这里竟然失效了!”

“这到底是什么神秘的空间啊?”

“不过,”该隐将青草凑到鼻尖,闻着青草的气息,脸上显现出享受的神色。

“我好像爱上这里了,它带给了我久违的植物芬芳,我终于可以和植物亲密接触了!”

……

“祭献完成!恭喜主人获得‘别看!要脸!’能力。”

“继神级反伤能力之后,主人这么快又拥有了第二种能力,可喜可贺!”

小女娃开心地说道。

萧夜满意地点点头,突然想到什么,问道:“该隐除了神级反伤能力,好像还有一项植物湮灭能力,我没有获得啊!”

“一次祭献,只能获得一种能力。”

“纳灵空间只在主人昏迷的时候,对该隐做了第一次祭献,获取了神级反伤能力,以保护主人不受伤害。”

“主人想获得植物湮灭能力么?经过改良,主人可以自由施展该能力,而不像该隐一样,所到之处,寸草不生,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了。”

小女娃询问道。

“这能力也太破坏环境了吧!好像也没什么用啊!”

萧夜看着房间天花板上明晃晃的白炽灯,转念又想了一想。

现在自己穿越到了SCP世界,异常横行,指不定遇上什么未知的危险,植物湮灭能力能派上大用场呢!

“技多不压身!那还是祭献吧!”

萧夜的一念之间,便决定了该隐的命运。

该隐还在一脸享受地闻着青草香呢,突然天边飘来一道光……

“噗通”一声,跪地上了!

保持着顶礼膜拜的姿势五六秒。

“啊~”

当金光退散,该隐像灵魂被抽走又重新回归体内似的,抖了三抖,发出一声轻吟。

羞涩的人双手捂脸,从指缝中露出一只眼睛,冲着该隐咧嘴怪笑:“哈哈哈,你在跪我吗?乖!”

他终于难得开心了一回。

获得了植物湮灭能力,萧夜突然又想到了什么。

“等等,我又记起来了,该隐是不是还有一项能力?”

“过目不忘能力!”

“据说他可以在一分多钟的时间里,快速翻完一本八百多页的字典,对字典里的一字一句,记得分毫不差。”

“所以,该隐是个学识非常渊博的人,还精通各种语言,妥妥的学霸级人物啊!”

“这人,不错!能力,真多!”萧夜为该隐点了个赞。

表面上是称赞,内心里,当然是想再获得过目不忘能力啊!

“咳咳!主人!”

小女娃自然猜出了萧夜的心思。

“对同一个人进行能力祭献,至少要间隔24小时,不然影响能力优化啊!”

“而且,该隐已经被连续祭献了两次,再要祭献第三次能力,必须得等到七天以后了。”

萧夜想了想,觉得小女娃说得挺有道理。

“也是,就算是薅羊毛,也不能只往一只羊身上薅啊,直接薅秃噜皮了,得给他长羊毛的时间。”

“那行,小女娃,你帮我记着点,七天以后,祭献该隐的过目不忘能力。”

“我现在还没这个能力,记性不好,怕忘了!”

小女娃答应道:“好的,主人!”

该隐终于躲过了再次下跪的命运,暂时躲过。

萧夜整了整衣服,动身走出房间。

得先离开这个SCP基金会收容设施。

出去再说!

出了房间,是一条昏暗的走廊。

走廊灯半死不活地闪烁着,发出“滋滋”的电流声。

廊顶、地面、两旁墙壁,都是一片灰败的色彩,看着十分压抑。

走廊的尽头,有一扇涂着SCP基金会标志的大门。

上面还标示着“Site-19”,原来这里是基金会的第19号站点。

那道门,会是出口吗?

萧夜一步一步往大门走去。

小说《SCP基金会:我成了至高神祇》试读结束

继续阅读